关于我们

临沂到宁波 用时最长大概为:11.84小时(始发车站:临沂市汽车客运总站、发车时间:13:00、票价:310元、里程:947公里、车型:北方高级卧铺),用时最短大概为:11.84小时(始发车站:临沂市汽车客运总站、发车时间:13:00、票价:310元、里程:947公里、车型:北方高级卧铺)

 从今天起,滴滴在宁波上线了共享汽车,用户只要通过手机打开滴滴出行APP,点点屏幕就能使用快车专车、电召出租车、共享单车、代驾、共享汽车甚至是公交查询等多个交通出行服务。宁波也成为继杭州之后,滴滴共享汽车第二个上线的城市。那么,滴滴共享汽车和其他平台的共享汽车有什么不同?宁波目前有哪些互联网共享汽车平台?计费方式有哪些不用?分别适合怎样的用户群体呢?记者昨天进行了一番调查。

 

  共享汽车比网约车更便宜

  上传完资料就可以借车了。在选择具体车辆后,用户还需要选择目的地附近的停车场还车,平台同时也提供临时锁车功能。滴滴共享汽车的收费是基础费9.9元,里程费每公里1.2元及时长费每分钟0.2元。

  按这个计费标准,记者把它和网约车作了初步比较:

  如果从东部新城到江北来福士,大约8公里路程,按全程平均20分钟计算,用车费用大约是24元,这个费用和打网约车相当;

  还是从东部新城出发,到江北奥体中心,大约20公里,按全程平均35分钟计算,那么费用大约是40元,而这段路打滴滴快车大约需要60元;

  如果开车到更远的地方,比如,来回距离如果是170公里,按用时2小时计算,在不算高速通行费的前提下,全程大约是240元,而打快车费,同样的距离需要430元左右。

  由此可见,不考虑违章、停车等复杂因素,开共享汽车和打网约车之间,存在着这样一个关系:8公里以内费用差不多,距离越远,共享汽车就比网约车越便宜。按照滴滴官方的说法,使用滴滴共享汽车的费用相当于网约车的六成。

  自己加油、在指定收费停车场停车 可向平台报销

  和目前已经在宁波上线的Gofun、EvCard等电动共享汽车不同,滴滴共享汽车采用的是常规能源,也就是说需要加油。这样续航里程更长,使用起来也更加方便,但有一个问题:本来车辆的油耗是算在使用费用中的,如果车没油了该怎么办?记者看到,在平台上有一个加油报销的入口,用户可以在任意正规加油站加油,并输入报销金额,上传油表变化、加油现场照片及加油小票等,在7个工作日即可完成报销。

  同样,为方便用户使用,滴滴共享单车初期也推出了7个收费停车点。到这些停车场取车时,同样也可以先自行缴纳车费,然后将停车凭证上传,平台也会予以报销。

  关于车辆保险,滴滴也提供了10元保1500元以内车损的保险,而平台显示这项服务限时优惠仅需3元;但定损在1万元以上的,要额外收取超出部分15%的车辆加速折旧费。应该说,这项服务对新手来说还是十分必要的,勾选了这项服务,一般的磕磕碰碰就无需担心了。

  宁波街头共享汽车数量已达2000台

  算上今天上线的滴滴共享汽车,从去年年初到如今,宁波街头已经陆续出现了Gofun、EvCard、联动云等4款共享汽车平台。应该说,共享汽车已成为继网约车、共享单车及电单车之后,又一个共享出行领域的热点。记者昨天联系了各家平台,大致统计下,这4家目前在宁波街头共投放了约2000台共享汽车。

很多乘客都是贪图方便,通过百度搜索,而被拉去乘车的。市运管局调查发现,百度搜索跳出的很多广告或信息都是虚假的。

  有的广告对应的道路客运企业根本没有客运资质。像宁波飞翔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经查并未获得道路运输许可证,却在广告中堂而皇之地写着省际班车、市际班车,省际包车、市际包车等信息。其经营地址显示是宁波慈溪客运西站西环北路48-2号,经调查,该地址并无该公司存在,地址也是虚假的。

  置顶广告对应的票务代理公司多在江苏地区,如姑苏区其祥运票务代理服务部、苏州晟信票务有限公司等,并未取得任何正规客运公司的委托授权,但其线路标注却可发往全国各地,车票信息笼统且属违规售卖经营。各线路上车地点均不在正规客运车站内,而是通过电话联系,实行站外组客或非法经营,途经地随意而且混杂。

  运管部门认为,百度搜索存在的这些问题扰乱了正常的客运市场经营环境,误导欺骗了乘客。依托互联网提供出行服务信息本来是便民之举,应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百度提供、发布道路客运服务信息,应当保证客运服务提供者具备相应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提供服务的车辆和驾驶人员应该与线下实际提供服务的车辆和驾驶人一致。

  目前,市运管部门正协同市场监管等部门,要求信息发布方下架非法虚假广告,对相关长途客运广告信息开展甄别,确保广告涉及的票务公司和客运企业具备相关经营资质,杜绝非法虚假广告再现。

  “黄牛”受雇车老板按月领工资

  乘客小马通过站外组客回河南老家遭倒卖,被强迫重复交费的事件发生后,宁波客运中心综管办连日来约谈了多名涉嫌站外拉客的“黄牛”,最后锁定了以绰号叫“花头”的安徽籍男子为首的几名男子。

  “花头”等人表示,跟江苏那边的“黄牛”并无联系,也互不认识。他们受雇于车老板。车老板在网上发布直达全国各地的线路虚假信息,并留下联系方式,当乘客打来电话有乘车意向后,车老板把乘客信息告知“花头”等人,“花头”等人的任务,就是按约定时间到指定地点,将乘客带到大巴停放处上车。他们的工资按月向车老板领取,根据带客量的多少,他们有提成奖励。

  因为乘客遭到甩客、被强迫重复交费等行为发生在苏州境内,市运管部门经过调查取证,将该情况函告苏州运管,实现了两地运管部门的联动。

  记者看到,该函告内容为:

  今年8月底,有乘客通过百度搜索和网上联系,站外乘坐江苏牌照客运车辆苏MM37**,在苏州遭到“中途甩客”“重复收费”“恐吓殴打”等严重侵害生命财产安全的不法行为。据记者深入调查,这一现象已存在多时,不法“黄牛”(票务公司)通过在百度等互联网平台置顶虚假广告(联系电话均为江苏号码),诱导欺骗消费者乘坐“站外组客”或非法营运车辆,在江苏阳澄湖收费站等多处非法组客点,与疑似恶势力勾结,对乘客实行“中途甩客”“重复收费”“恐吓殴打”等不法行为,严重扰乱道路运输市场秩序,侵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为此,我局已会同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大对“站外组客”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的综合整治力度,坚决遏制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发生。请贵单位根据媒体调查披露的情况,及时联系相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部门职责分工,对辖区内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并将调查处理结果及时函告我局。

  昨天,记者从市运管局获悉,我市运管部门同苏州等地运管部门一直有业务交流,函告发出后,目前得到的反馈是,苏州运管部门以前也接到过类似投诉,对该情况有所了解,目前苏州运管部门已开展针对性的专项整治行动。

  多部门联手治理站外组客

  根据乘客小马提供的线索,海曙区道路运输管理所查明,苏MM37**是从姜堰至宁波的客运班车。针对其违规经营行为,海曙区运管所已暂扣了该车的道路运输许可证,并着手进一步处理。

  今年8月,市交通委、市公安局、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市市场监管局五部门联合发文,重点打击“黄牛”站外拉客、“黑车”非法营运、非法设置售票点等行为。全市多部门参与的市县联动大整治就此开始。

  几天前,余姚交管部门执法人员联合多部门设卡查到一辆刚从杭甬高速公路下来的双层豪华大巴。该车应从北仑出发,一路行经高速公路直抵安徽,可司机却在余姚收费站下了高速。经查,车上共有20多名旅客,在检查旅客名单时,执法人员发现旅客购票没有实名制登记。该车在北仑出站时,出门路单乘客人数显示为零。据此,执法人员认定该车存在站外组客嫌疑,遂暂扣了该车营运证,对车主及司机进行安全教育,并要求其七日内到运政稽查队接受处罚。

  最近,联合执法人员又在余姚火车站周边查处了一个无证客运售票点。该售票点售卖至贵州、四川、云南、广东、福建等地的汽车票,自称是售票点工作人员的刘某,承认售票点未办理营业执照和道路运输客运站场经营许可证。执法人员责令刘某关门歇业,同时取缔了无证售票点门口摆放的广告牌,对门口固定的招牌,责令其三个工作日内自行拆除。